这家上市公司出售信托股权两年未果 刚刚解除合同

持股多年一朝出清,即便是交易方“你情我愿”,却也并非易事。

12月18日晚间,天药股份发布关于签署《解除合同协议书》的公告,宣告其转让北方信托3.37%股权事项告吹。此前,天药股份在2018年曾官宣,将该部分股权在天交所挂牌并由益科正润拍得,作价2.32亿元,至今已有两年有余。

对于交易告吹的理由,天药股份称,双方约定合同生效条件为“自行业监管部门审核通过之日生效”,但经多方共同努力,仍未达到该生效条件。基于此,北方信托拟与益科正润签署《解除合同协议书》,并向天药股份发出请求支持函。

天药股份转让信托股权告吹

对于持牌金融机构来说,其股权转让并非交易双方的一拍即合,来自监管对股东资格的审视同样重要。

12月18日晚间,天药股份发布关于签署《解除合同协议书》的公告,宣告其转让北方信托3.37%股权事项告吹。在当日召开的董事会上,天药股份审议通过议案,拟与受让北方信托3.37%股权(3370.24万股)的交易对方益科正润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签署《解除合同协议书》。

对于交易告吹的理由,天药股份称,双方约定合同生效条件为“自行业监管部门审核通过之日生效”,但经多方共同努力,仍未达到该生效条件。基于此,北方信托拟与益科正润签署《解除合同协议书》,并向天药股份发出请求支持函。

由于天药股份与益科正润签署的《产权交易合同》未达到生效条件,双方就《解除合同协议书》相关事宜达成约定如下:1.双方同意自本协议生效之日起原合同无条件自动解除,双方互不承担责任;2.协议自双方法定代表人(授权代表)签字或盖章并加盖各自公章之日起生效,该事项尚需提交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

天药股份表示,此次解除合同不会对其公司股权结构及日常生产经营造成影响,不会对经营业绩及财务状况产生不利影响,亦不存在损害公司及全体股东利益的情形。因该事项给投资者带来的不便,公司深表歉意,下一步其将按照天津市委市政府关于推进国有企业改革总体部署,继续积极支持北方信托混合所有制改革。

合作恐因监管受阻

透视此次未能成行的合作来看,未能获得“行业监管部门审核通过”,是解除合同的直接理由。从2018年11月签订交易合同至今已有两年,仍未获得监管认可,这场联姻自然难以进行。

早在2017年初,北方信托即传出混改声音,至当年年底混改方案获得天津市委常委会审批通过,并在2018年火热推出。其中,天药股份转让北方信托3.37%股权,同样是混改计划的一部分。

2018年3月,天药股份发布公告称,拟转让参股公司北方信托3.37%股权,共3370.24万股。

北京中同华资产评估的评估报告显示,以2016年审计审定利润数据为基础,采用市场法评估,评估结果为68.94亿元,据此估算,天药股份所持股权价值约2.32亿元。

对于转让股权的原因,天药股份称,其持有北方信托持股比例较小,且投资领域为非主营业务;转让北方信托股权,有利于其公司资产结构调整和优化,符合整体发展战略的要求,收回资金将用于投资主业。

而就摘牌方情况来看,公开信息显示,益科正润成立于2007年5月,注册资本10亿元,法定代表人为吕春卫,主要经营范围为投资管理、项目投资等。益科正润的控股股东为北京聚益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杨涛。

近年来,“正润系”的崛起颇受市场关注。益科正润投资或参股的企业覆盖资产管理、基金销售、融资担保等多个领域。以矿业起家至今,“正润系”旗下已有多张金融牌照,包括券商联储证券、公募基金北信瑞丰等,资本布局颇广。

今年11月24日,银保监会发布《信托公司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在股东监管方面,《办法》强化非金融企业入股信托公司资质要求,具体包括:

一是强化非金融企业入股信托公司资质要求,对拟成为信托公司控股股东的非金融企业,在权益性投资余额比例、盈利能力、净资产比例等方面提出更严格的准入标准。

二是强化股东入股资金来源审查要求,严格要求自有资金出资。

三是严格规范信托公司股权质押,进一步要求股东承诺不以所持有信托公司股权的受(收)益权等形式设立信托等金融产品。

四是明确信托公司股东管理、股东的权利义务等相关内容,应按照有关规定纳入信托公司章程。

混改中走马换将

长期以来,天津国有金融企业的混改进程仍在进行中,北方信托也不例外。

公开信息显示,北方信托前身为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信托投资公司,于1987年10月经中国人民银行天津分行批准成立,注册资本10亿元。2019年,北方信托实现营业收入7.74亿元,同比增长23.64%;净利润2.45亿元,同比下滑41.53%。

在混改方面,2018年年底,北方信托混改项目基本完成,其计划引入日照钢铁、中通瑞德、益科正润3家民营企业作为新股东,合计受让50.07%股权,从而实现进一步市场化。2019年2月,北方信托完成国有股权整合工作,截至2019年末,其股东单位数量为24家。不过,目前北方信托的控股股东、实控人仍为天津泰达,上述市场化混改的实际变更仍未完全落地。

2019年6月,据天津市纪委监委消息,北方信托原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包立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今年2月,包立杰涉嫌受贿罪一案,由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提起公诉,认为包立杰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引起坊间热议的是,在包立杰被调查之前,北方信托前五任董事长无一善终,贪污受贿、意外离世者屡有发生。此后,2019年6月,北方信托总经理一职由原天津信托总经理张立新空降担任。今年4月,北方信托总经理韩立新被聘任为公司董事长,并于今年7月获得天津银保监局核准。

在新任董事长到任后,今年9月,北方信托公告称,其将面向社会公开选聘职业经理人,选聘职位包括全面负责公司日常经营管理的总经理1名,和3名副总经理分别分管信托业务、自营与投行业务以及业务运营、信息科技和互联网金融业务。

在新任领导走马上任之后,北方信托这家天津老牌信托能否焕发出新的活力,市场将拭目以待。

(原标题:监管不发"结婚证",你情我愿也枉然!这家上市公司出售信托股权两年未果,刚刚解除合同)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博狗体育_点击进入 » 这家上市公司出售信托股权两年未果 刚刚解除合同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