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购对赌失败 证监会决定艾格拉斯股东及相关人员限乘高铁飞机

并购对赌失败,证监会直接决定限乘高铁飞机!

母基金研究中心

2月1日,艾格拉斯股东及相关人员收到了浙江证监局下发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若限期未完成整改,浙江证监局将根据《关于在一定期限内适当限制特定严重失信人乘坐火车和民用航空器实施细则》规定进行处理

这一事项的起因,是一笔并购对赌失败。

2017年7月,艾格拉斯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的方式向交易对方购买杭州搜影100%股权和北京拇指玩100%股权,同时双方约定如果杭州搜影和北京拇指玩在业绩承诺期间未能达到承诺净利润,补偿义务方应当向上市公司艾格拉斯进行现金补偿。

杭州搜影2019年度实现扣非后净利润1661.63万元,业绩承诺完成比例为9.89%,扣除上市公司尚未支付给交易对方的现金对价,业绩补偿方尚需向上市公司支付补偿款53094.14万元。截至目前,上海哲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哲安”)、北京骊悦金实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北京骊悦”)、天津久柏科银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王家锋均未支付补偿款项。

北京拇指玩2019年度实现扣非后净利润757.26万元,业绩承诺完成比例为16.18%,扣除上市公司尚未支付给交易对方的现金对价,业绩补偿方尚需向公司支付补偿款8700.88万元。截至目前,王磊、张健、李莹、北京骊悦、上海哲安均未支付补偿款项。

对此,浙江证监局决定对相关人员采取责令改正的监督管理措施,并计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同时浙江证监局规定,承诺人在2021年3月1日前履行承诺、支付剩余款项,并提交书面整改报告。若限期未完成整改,浙江证监局将根据《关于在一定期限内适当限制特定严重失信人乘坐火车和民用航空器实施细则》规定进行处理。

艾格拉斯原名巨龙管业,于2011年登陆资本市场,原有主营业务为混凝土输水管道业务。受困于主营不振,公司于2015年收购艾格拉斯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转型移动游戏领域,随后还以高溢价陆续收购北京拇指玩和杭州搜影等移动互联网企业,并逐步剥离原有混凝土输水管道业务,于2017年更名为艾格拉斯。

然而,游戏的进击之路并不平坦。公司业绩在历经2016年-2018年大幅增长后,却在2019年遭遇“爆雷”。因艾格拉斯、北京拇指玩和杭州搜影三大标的业绩均不达预期,艾格拉斯计提商誉减值近30亿元,当年业绩巨亏25.6亿元。

当初收购这三家公司付出近42亿元,形成商誉共36亿元,如今对赌期没过多久就一同“爆雷”。深交所曾在年报问询函中质疑艾格拉斯以前年度是否存在应计提未计提的情况,是否存在业绩承诺精准达标后进行业绩“大洗澡”的情形。

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艾格拉斯2020年12月6日公告称,公司于12月4日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

继2019年业绩巨亏25.6亿元后,公司去年经营并未得到改善。艾格拉斯2月1日披露的《2020年度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20年净利润为亏损9.25亿元至11.31亿元,扣非净利润为亏损9.60亿元至11.73亿元。不仅净利润巨亏,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也在大幅下降。2020年,公司预计营业收入为1.77亿元-2.17亿元,2019年为5.54亿元,同比下降68.05%-60.83%。

而今,公司更是收到了证监会的“通牒”,若限期内仍不履行承诺支付剩余款项,将采取对失信主体的惩罚措施——证监会即可决定,而无需法院判决

此前,证监会在2008年4月发布《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其中设置了业绩承诺和补偿规则(简称“业绩承诺规则”)。

即,如果标的资产未来一定期限内实际盈利数额不足承诺金额,则由业绩承诺方进行现金或股份补偿。如果说业绩承诺是并购交易估值的“防伪标识”,那么原股东履行业绩补偿则构成实际的约束和威慑。而在现实中,眼见标的资产业绩不达标,牵扯到承诺人切身利益时,总有人想方设法予以规避。

面对规避规则的戏法,证监会在2016年6月曾专门发布《关于上市公司业绩补偿承诺的相关问题与解答》,明确提出:“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中,重组方的业绩补偿承诺是基于其与上市公司签订的业绩补偿协议作出的,该承诺是重组方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重组方应当严格按照业绩补偿协议履行承诺。重组方不得适用《上市公司监管指引第4号——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股东、关联方、收购人以及上市公司承诺及履行》第五条的规定,变更其作出的业绩补偿承诺。”即承诺一旦生效,此后不得变更。

2019年,中国证监会联合七家中央单位联合发布《关于在科创板注册制试点中对相关市场主体加强监管信息共享完善失信联合惩戒机制的意见》,从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顶层设计着手,加强部际信息共享和失信联合惩戒。

发改委、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国资委、银保监会、民航局、国铁集团等单位,将依法依规对科创板注册制试点中存在骗取发行注册、信息披露违法、违反保荐或证券服务相关规定的相关责任人员,实施十一项失信联合惩戒措施。

例如,针对在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及再融资阶段存在欺诈发行的公司有关责任人员,以及被认定构成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上市公司的有关责任人员,在一定期限内限制乘坐火车高级别席位,包括列车软卧、G字头动车组列车全部座位、其他动车组列车一等座以上座位。

此外,在科创板中被处以罚没款,逾期未缴纳罚款的,或逾期不履行公开承诺的上市公司相关责任主体,在一定期限内也将被限制乘坐民用航空器和限制乘坐火车高级别席位。

从历史的角度看,业绩补偿制度是市场化改革的重要成果。监管机构按照市场化的理念,不去限制重大资产重组的估值。但要抑制忽悠式重组、概念式并购,防范市值管理击鼓传花的风险。有关标的资产的业绩承诺规则,要求对无法完成承诺进行补偿,实际上是资产方进入资本市场的一份声明与承诺,这是弥补市场失灵的重要防线。

对于标的资产业绩下滑,无法履行补偿承诺的情况,如果监管放松,等于宣告有关规则成为一纸空文;如果坚持原则,怎奈有关股东“不舍得”或没有实力拿出现金或股份作为补偿。

可以预见,在未来相当长的时期,加强过程监管,维护规则稳定性将成为市场健康发展、为市场化改革保驾护航的重要手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博狗体育_点击进入 » 并购对赌失败 证监会决定艾格拉斯股东及相关人员限乘高铁飞机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