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涉农公司又现造假案 金正大4年虚增收入230亿元

原标题:警惕!这类公司又现造假案,四年虚增收入230亿元

涉农公司造假风波又起。

一纸罚单的落地,“肥料大王”万连步的光辉形象轰然倒地,*ST金正造假案也尘埃落地。从调查结果来看,*ST金正2015年至2017年的3份年报,以及2018年半年报,均存在虚假记载。

有市场人士分析,涉农企业生产要素天然制约,单位面积产值有限,在无法合理实现高速扩张的情况下,造假成为它们迎合投资者的“捷径”。

累计虚构收入230亿元

金正大是一家主营肥料的农资企业,复合肥产销量曾连续多年位居国内首位,创始人万连步一度被称为“中国肥料大王”、“中国复合肥大王”。

5月20日晚,*ST金正触目惊心的造假被监管部门一层层剥开:虚构贸易业务虚增收入利润,未按规定披露关联方及关联交易,部分资产、负债科目存在虚假记载等。

最令人震惊的是*ST金正虚构的贸易,造假金额之大令人咋舌。

*ST金正的第二宗罪,是未按规定披露关联方及关联交易。

在2018年、2019年年度报告中,*ST金正将诺贝丰(中国)农业有限公司(下称“诺贝丰”)披露为关联方。经调查,*ST金正对其与诺贝丰关联关系披露不准确。*ST金正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经理万连步的妹妹万雅君系诺贝丰的实际控制人。

*ST金正对其与诺贝丰之间的关联资金往来披露也不准确。2018年和2019年,*ST金正通过预付账款方式,分别向诺贝丰支付非经营性资金55.4505亿元、25.2902亿元。上述资金往来未按规定披露。

上述资金大部分被*ST金正划入体外资金池、资金池内资金主要用于虚构贸易资金循环、偿还贷款本息、体系外资产运营等。2018年和2019年,*ST金正也未按规定披露其与富朗(中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诺泰尔(中国)化学有限公司的关联关系及关联交易。两家公司的未披露金额合计达数亿元之巨。

此外,*ST金正部分资产、负债科目存在虚假记载。

经调查,公司在2018年年报中虚减应付票据、其他应收款9.28亿元;在2019年半年报中虚减应付票据、其他应收款10.28亿元。

同时,*ST金正在2019年年报中虚增存货31.9715亿元,虚增利润总额1.4181亿元,虚增负债(其他应付款/应付职工薪酬)1435.84万元。

造假案涉及8名高管

*ST金正这一长达数年的巨额财务造假案,波及面有多大?

公告显示,上市公司重要高管均涉及其中,其中包括董事长、董事万连步,原财务负责人李计国,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财务负责人唐勇,原副总经理崔彬,董事、首席执行官高义武,副总经理颜明霄,副总经理郑树林,副总经理徐恒军8人。

除了罚款外,监管部门还对主要责任人施以市场禁入的处罚。

涉农公司造假风波不断

涉农企业生产要素天然制约,单位面积产值有限,与投资者喜好的资本高速扩张形成了天然的矛盾,矛盾激化下,“造假”成为不法公司迎合投资者的捷径。

早在2002年就退市的蓝田股份曾经轰动市场,蓝田股份曾被冠之以农业神话的头衔,当年公司的蓝田野藕汁、野莲汁饮料销售收入达5亿元之巨,但随后其财务指标来了一个“大反转”:1999年到2000年的主营业务收入10亿元级调整至千万元级别。

獐子岛则是寅吃卯粮、调节利润的典型。这出闹剧始于2014年,獐子岛在三季报中表示,因为北黄海遭遇异常的冷水团,公司105.64万亩海洋牧场遭遇灭顶之灾,扇贝因灾绝收。受此影响,公司业绩“大变脸”,由盈利变为亏损8亿元。

随后证监会将獐子岛列入典型违法案例之一,并表示獐子岛少报当年扇贝采捕海域、少计成本,虚增2016年利润;随后将以前年度已经采捕但未结转成本的虚假库存一次性核销,虚减2017年利润,连续两年财务报告严重失实。

此外,中银绒业、北大荒、绿大地、新大地、万福生科等,涉农企业造假不一而足,这绝非巧合,其中应有一定必然性。

这些企业造假的手段也如出一辙,主要为虚增交易、违规关联交易、虚假记载存货等。有法律人士向记者表示:“涉农产品的交易很多是零散的现金交易,较之银行转账收入的硬痕迹,这种模式给做假账、虚增收入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该人士进一步表示,在农产品供应链的上游,公司往往直接面对普通农户,这为舞弊公司虚开发票、虚增存货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此外,很多涉农产品的天然属性也决定了公司存货的价值很难确定、盘点困难或者成本畸高,这也为企业虚增存货创造了契机。

物有本末,事有终始,市场永远没有密不透风的墙,在监管手段、力度不断提升的当下,上市公司造假无疑将遭到监管当头棒喝,铤而走险终将作茧自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博狗体育_点击进入 » 警惕:涉农公司又现造假案 金正大4年虚增收入230亿元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